您的位置 : 首页> 男生专区>

全部小说

  • 我的妈妈是老师
    我的妈妈是老师

    作者:刘雨 李淑敏 分类:言情 已完结

    我叫刘雨,因为我是在下雨天出生的。 所以爸妈给我取的名字里带了个雨字。 我今年17岁,准备上高二,我平时酷爱运动,尤其是武术这方面,小时候跟着武术行家学过几年,现在每天都会定时打一套武术套路,不知道是不是学武术原因,我个子蹦得很快,1米8的身高在同龄人算是鹤立鸡群了。 同时我觉得我自己也是一个怪物,当然这指的不是我的外表,而是我下面的那个鸡笆,很大很粗,那时候我以为这是正常现象。 直到我在学校厕所撒尿时候,发现和我同龄甚至比我大的学生他们下面的鸡笆无论长度或者宽度都没有我的一半。 记得那年我才15岁,我一回到家便拿尺子偷偷测量,发现鸡笆葧起已经有了15公分长,现在我估计也将近有20公分了,跟美国的AV男优不相上下,不葧起的话估计也是10几公分这样,这使得我很郁闷,现在平常尺寸的三角内裤穿上去就觉得相当别扭。 因为不能整个包裹住我那鸡笆,搞得我现在都去买四角内裤,而且是特大号的那种,这样才能包住我的粗长的鸡笆。而且随着这两年年龄的增长,我发现自己下身的鸡笆会不自觉的葧起,这让我更加烦恼了,虽然特大号的四角内裤可以包裹住,但是一旦葧起,裤子立马会隆起一个相当高的帐篷,因此,我买的书包是挎肩包,把包放在我的正前方可以遮挡住我那隆起的帐篷。 不仅如此,我还发现一件怪事,我现在正处于青春期,当然会经历青春期男生所经历过的事情,比如梦遗,现在梦遗是我最害怕的一件事情,这两年我发现我梦遗S精的量在越来越多。 有时候我在睡觉能感觉得到梦遗来临,便会下意识的把被子踢掉,把内裤拉开,用手紧紧抓住鸡笆,不一会我就感到腰间一麻,大量J液便会喷射而出,射出来的J液量相当多,并且S精维持的时间相当久,具体的时间我没仔细算过,但肯定比正常人的时间长,估计有1分多钟。射完后的鸡笆,依然很坚挺,大量的J液沾满了手掌和鸡笆本身还有我下面浓郁的荫毛。 我一直在想这可能是小时候造成的,有一天,我看见爸爸从外面拿回来很多植物叶子,其中有个东西很怪,像树杈一样,当时老爸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全扔到锅子里,最后用那锅子最后倒出黑黑的水装在碗里,放在了桌子上,我那时候一好奇,便自己拿个凳子爬上去,拿起碗来喝了一口,很苦。 便从厨房里拿我最喜欢吃的白糖往碗里面倒了一大勺,感觉味道甜了变一股脑喝光,过了一会我发现身体很不适,全身热热的,脸色发红,爸爸发现后当场吓了一跳,看到碗里空空如也,立马和妈妈把我带到医院去就诊,幸亏去的及时要不然我就得英年早逝了。 到后来,我从医生的嘴里知道,爸妈带回来那些植物药材,是巴戟天,肉苁蓉,滛羊藿等,那个长得像树杈的东西是鹿茸,都是中药材,都具有壮肾阳,补精髓,强筋骨的作用,而且服用鹿茸必须是得从小剂量开始服用起来,不适合大量食用,阴虚阳盛者忌用。 这些药都是温性,有助阳气,而当时我的体质阳气较重,当时在中药里面加了3克鹿茸,导致我就出现了这些症状。因此我估计我自身鸡笆异常的长度,经常性的葧起和S精量暴多大半跟这事有关系。 在说说我的父母把,我的爸爸叫刘云,今年47岁,身高才1米75左右,是一名销售经理,整天穿着个西装在公司和外面忙碌的奔波,大家也知道,作为一名销售人员,如果没有业绩,基本上你就处于下岗的边缘了。 我的妈妈叫李淑敏,是一名高中英语老师,就在我所在的学校教书,今年39岁,身高1米66左右,从以前照片中看得出她年轻的时候是个漂亮的女人。

    小说详情
  • 都市之倾城佳人
    都市之倾城佳人

    作者:王老 林曼 分类:言情 已完结

    王老实干了一辈子农民工,老了老了,却享起了儿孙福,他儿子开公司赚了大钱,不仅在城里给老爹买了一套三居室,还花钱请了一位年轻女保姆,专门照顾王老实。 保姆叫林曼,29岁,腰细腿长,一双傲人胸脯足有36D,浑身肌肤又白又嫩。

    小说详情
  • 小姨多春
    小姨多春

    作者:惊艳之谈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废材大学生汤学良被跳楼校花雷艳芳砸得魂飞魄散,却意外重生在了16岁乡下少年杨二正的身上,竟欣喜地发现,作为孤儿寄养在美艳活寡小姨的家里,还有个小一两岁的靓丽表妹……还有一系列莫名其妙的乡野艳遇接踵而至……重生,艳遇,逆袭,活寡,小姨,表妹,吸风马,啃青牛。

    小说详情
  • 恋酒迷花
    恋酒迷花

    作者:佚名 分类:校园 已完结

    老陈是个黑车司机,他一心想着找机会睡了自己的常客,财经学院的校花安梦雅。 要说这安梦雅长得,那真是跟仙女一般,论长相、身材和气质,大明星刘亦菲也未必比得过她。 老陈听坐自己车的男学生说,安梦雅非常清纯,从来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女。

    小说详情
  • 故事与她
    故事与她

    作者:佚名 分类:都市 已完结

    让我真正蜕变成一个男人的女人,便是咪咪姐,还记得当初遇见她的时候,她是江北最具盛名的妖娆女老板,而我,只是一个走投无路而愤而辍学的傻小子。

    小说详情
  • 爱如潮水
    爱如潮水

    作者:佚名 分类:都市 已完结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 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乳形就像水滴一样,浑圆挺翘的,直看得我眼馋。 “啊?”我一听这话顿时回了神,回道,“没,没喝过。”

    小说详情
  • 倒挂金钟
    倒挂金钟

    作者:娟子 吟子 强子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娟子:今年25岁,还没有生小孩的|乳|房饱满而坚挺,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牛仔布的裙子,到小腿的裙子下露出白晰修长的小腿,一双嫩嫩的小脚穿著一双粉红色的小拖鞋,坐在那里用脚尖晃动著。上身穿著件红色的T恤,柔软的布料贴在丰满的前胸上,明显的看出没戴|乳|罩,丰满呼之欲出的|乳|房让人浮想联翩,身高一米六六的身材苗条而丰盈;洁白细腻的皮肤光润如玉;鸭蛋型脸盘,高鼻梁,细长的额头下面,一双清亮的明媚如秋水的大眼睛含情默默,她气质高贵,举止温柔文静,有一头到腰美丽绣发。   她从小就喜欢体育运动,舞蹈,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的女孩要键壮但不雍重,身材不亚于现在的好多明星,虽然已结婚,但绝对是个标准的美女级女孩。   今天她受吟子邀请,去东方大酒店与七年未见少年时最好朋友吟子,及吟子男友强子相见,她别提多高兴了,吟子电话告诉她,强子是个标准美男子,身高1.85米,身体强壮力大如牛,每晚在三小时内都要做五次爱才肯入睡觉,吟子笑喜喜告诉她强子荫茎葧起后有18.5厘米,娟子真想见见他们。   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去她所受的苦难和痛苦叫她永

    小说详情
  • 都市之全能教练
    都市之全能教练

    作者:老刘 韩萌萌 分类:总裁 已完结

    老刘这两天好像魔怔一样,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才能睡了自己班上的女学员韩萌萌。韩萌萌刚刚二十岁,身材火辣无比,胸前波涛汹涌,前凸后翘,无比火辣。 因为她目前还是在校大学生,所以在学业不是很忙的时候报名驾校,跟着老刘学车。反观已经四十五岁的老刘,因为年轻时私生活混乱,到了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老刘当年可谓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长得帅、身体也壮,那玩意粗壮有力,不少女人都愿意跟他,每天勇哥勇哥的叫得那叫一个亲切。 风流日子过了两三年,老刘就膨胀了,只想着插胸大屁股翘的。 结果,老刘一不小心搞了一个混混的马子,对方跑来找他干了一仗,结果那家伙反被身强力壮的老刘,一锤子砸成了植物人。 老刘这一锤子,把自己送进监狱吃了二十年牢饭。 28岁进去,48岁出来,老刘在监狱里憋了二十年火,进去的时候还是帅小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叔了。 出了监狱,老刘也想找个老婆,但是他的择偶标准跟28岁时一样,只想找年轻漂亮、腿长胸大的主儿。 可是现在的漂亮女孩眼光都高了,谁愿意正眼看他穷光蛋大叔啊!

    小说详情
  • 母子温情
    母子温情

    作者:妈妈 志志 分类:科幻 已完结

    在我十六岁那年。我那时还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父亲长期在国外,我和母亲二人在台北相依为命。 我母亲早年毕业于法国某艺术学院的舞蹈艺术专业,回到台湾做过芭蕾舞演员,曾经红极一时,成为许多杂志的封面女郎。后来与父亲结婚怀孕后便中止了舞台生涯。生下我以后,就担任一个舞蹈学校的教师,直至现在。 妈妈现在已经34岁了,但长得仍然十分水灵、美丽。前不久豪豩貌狸,蒹菮蓉菬发生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那一天,我正在中学的球场打球,有个同学急匆匆地来告诉我说,有个女孩子在传达室找你。我问是谁。他说:“那女子年龄大约不到二十岁,非常漂亮,相貌长得极像你,可能是你的姐姐。” 我一想,断定是妈妈来了,便大笑不止,对同学说:“我哪里有姐姐呀,肯定是我的妈妈来了!” 我那个同学大吃一惊,争辩道:“不对不对,那女子最多二十岁呀!” 我说:“我妈妈有三十多岁了呀!只是长得年轻,你看不出来罢了。” 那确实是我妈妈。妈妈的容貌极其美丽,真可以说是有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明目善睐,皓齿如贝,黛眉樱口,冰肌玉骨,意态妍丽,丰韵娉婷;那苗条的身材165高,三围正好是35、23、34。妈妈的性格活泼,为人热情纯真,虽然她已经三十四岁了,但看上去最多二十岁。 那年我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我的身材像父亲那样健壮魁梧,而容貌却有几分老成,看上去不会少于二十岁。加之长得极像母亲,所以,我与妈妈走在街上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姐弟,甚至有人还断定我们是兄妹呢! 自十四岁起,我便对异性产生了兴趣,并且偷偷读了不少性知识方面的书和黄色书刊,甚至还经常去看小电影。所以,虽然我没有与女性接触过,但对性的知识却知道很多,我渴望着能有一天看看女人的裸体,看看女人的乳房和阴部是什么样的。 我每天都在留心观察女性,但我发现,就我所看到的女人中,没有哪一个的美貌与气质能胜过我的妈妈。 我从小就对母亲十分崇拜,可是从这时起,我渐渐把她当成了自己性幻想的对像。我也开始悄悄地欣赏母亲美丽清秀的面容、苗条丰腴的的身材和雪白细嫩的肌肤。我特别喜欢她那对会说话的、乌黑的、天生带有几分羞涩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尤其是当她兴奋时,长长的睫毛上下忽闪,极其妩媚。我觉得,妈妈的一颦一笑都特别动人。我经常想象着妈妈衣服下面肉体的颜色、形状……真渴望有一天能看到妈妈的裸体。 但是,妈妈一向穿得很保守,除了夏天能看到她的修长的双腿和嫩藕般的两臂外,其他部位根本无法看到。而且,妈妈向来都非常端庄娴淑、高贵典雅,虽然很爱我,但从来没有与我随便嘻戏过。所以,我从来没有对妈妈产生过任何非份之想。 妈妈的朋友很多,经常要晚上出去应酬,参加一些朋

    小说详情
  • 爱你不到白首
    爱你不到白首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尖锐的刹车声,几乎要刺破她的耳膜! 孟轻语冒着大雨挡在周沐凉的车前,这一次,她哪怕是死,也要见上周沐凉一面。 车里,周沐凉冷眼看着车前的被雨淋得狼狈的女人,只是看了一眼,他别过头去,淡淡的吩咐道:“撞过去!”

    小说详情
  • 龙神在都
    龙神在都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海东市,浦西机场。 叶凡提着一款军绿色的手提包,大步流星从机场出来。 “八年了,海东变化好大啊。”看着眼前繁华的街区,叶凡不由心生感慨。

    小说详情
  • 闻香识女
    闻香识女

    作者:大热 分类:都市 已完结

    闻香识女

    小说详情
  • 一生有幸遇见你
    一生有幸遇见你

    作者:江暖 簿锦庭 分类:都市 已完结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给人当后妈。     一切还要从我那前夫说起,他叫张东凌,我们从大学就开始jiāo往,他xìng格老实,因此我们的恋情也比较平淡,不像其它情侣那样浪漫。好在感情一直很稳定,所以毕业后就结婚了。     婚后两年,我们的生活越发枯燥无味。虽然很少吵架,但就是觉得和彼此越来越没话说。每天躺在一张床上,也是各想各的心事。至于啪啪啪,刚结婚时还好,后来愈加生疏,尤其最近半年,他就没主动提过。     他不提,我心里有疑惑,但是为了赌气,我也不提。     于是我们就像是住在一个房子里的陌生人,我感觉这段婚姻已经毫无意义。却又不忍心提出离婚,毕竟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然而现实却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     周六上午,我出差回来,张东凌没在家,也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一个凌乱的屋子。     他不收拾房间,我也无力吐槽,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就在这时,就有人咚咚咚的敲门。     我疲惫的打开门,竟是隔壁大妈。     她一脸怒气,一步跨进我家,瞪着我说道:“我本来不想找你们的,可你们也太过分了!虽然是年轻人,但是做那事也要有点节制,别影响到邻居,对不对?!”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你说什么?”     “你跟我装糊涂?”大妈冷笑,“那我就说的再清楚一点:你们夫妻俩晚上做那事能不能小声点啊?我儿子马上要高考了,你们这样,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     这下我听懂她的意思了,赶紧辩解道:“我们没有啊,可能是其它邻居的声音吧……”     我和张东凌已经半年没啪啪啪了,哪里来的声音?     大妈愤愤道:“你还不承认?我跟你说,就昨天晚上,我一进我儿子房间就听见你那嗯嗯啊啊的声音了,我儿子房间就跟你们卧室隔着一面墙,啊,你猜我儿子在干嘛?他不好好学习,把耳朵贴在墙壁上,拼命听你们表演!真是的,你们那动静不贴墙都听的一清二楚了,也不嫌害臊!气得我狠狠揍了我儿子一顿……你还给我狡辩,不是你家,还能有谁?!”     我呆住了。     昨晚我没在家,若真是如此,那只能证明张东凌出轨了,而且还把小三带回了家里!     我的思绪瞬间乱了,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一个二十五岁的正常男人,怎么可能半年没有xìng生活!     或许他出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大妈见我沉默不语,再次冷笑。     “好话我就说到这,你们要是再影响我儿子高考,别怪我不客气!”

    小说详情
  • 冷少,请节制
    冷少,请节制

    作者:顾圆 冷墨辰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夜幕已深,霓虹的灯光将江城点燃,在这城市中,不知有多少男女醉生梦死,陷入繁华喧闹之中。     “先生,这是你的烈焰红唇。”     江城的夜色酒吧,顾圆将托盘中的饮料放在矮桌上,清脆的声音在这灯光闪耀声音嘈杂的环境中并不突出,她礼貌一笑,就打算走开。     “嗯,这位小姐,不如陪我们哥几个一起喝一杯,如何?”     那花色衬衫男子却是忽然伸手拦住顾圆的去路,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上下扫视着她,开口调笑邀请。     “不好意思先生,我现在正在工作中,不能喝酒,还请体谅。”     顾念身体一紧,随即微微往后一退拉开距离,很是客气的回复。     “工作?我们是这里的客人,陪我们喝酒,让我们高兴,不就是你的工作吗?若你陪得好啦,小费肯定是少不了你的,嗯。”     他再次走近几步,低头在顾念脖子上嗅了一口,脸上带着暧昧之色,看的后面坐着的人吹响了口哨。     “这位先生,你喝多了。”

    小说详情
  • 神级九封
    神级九封

    作者:九封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封九意外被杀后重生,发现自己体内拥有九世轮回封印,从此修仙得道,开始在异能都市叱咤风云,进行爱恨复仇之旅。九世被天道诅咒的遗憾,这一世誓要逆天而行,直至封神!

    小说详情
  • 少年时代
    少年时代

    作者:佚名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我趴在卧室门口,紧紧盯着里面两具正在交战的身体,呼吸越发急促起来…… 我叫张野,是高三的学生,因为我家是农村的,在城里上学回家不方便,平时便寄住在我妈妈的闺蜜林姨家里。 林姨比我大十岁左右,波大臀翘,长得还漂亮,浑身透露着成熟的女人味,走起路来蜜桃般的屁股扭来扭去,特别诱人。

    小说详情
  • 小妈,轻点
    小妈,轻点

    作者:佚名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王芸是我小妈。 我叫李宏,大学毕业之前,她跟我爸结婚,毕业之后,因为我要留在当地发展,所以跟她住在一起,平时老爸很少在家,经常在外面出差,家里经常只有我和小妈。

    小说详情
  • 公公的秘密情事
    公公的秘密情事

    作者:佚名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刘黑土今年五十二岁,九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后,老刘一人拉扯着独子刘杰生活。 前年儿子娶了媳妇,老刘算是完成了任务。儿子懂事,怕老爹在农村没个搭话的伴,有个好歹没人照顾,索性把老刘接到城里跟他一起生活。 这会儿老刘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里的排球女将乐的是合不拢嘴,那些朝气蓬勃活力四射的女孩一次次夸张的大幅度动作过后,胸前那对颤颤巍巍的两坨嫩肉,看的老刘喉咙直冒火,裤裆里那根沉寂了八九年的老枪不自觉的有了些反应。

    小说详情
  •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

    作者:佚名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 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小说详情
  •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作者:顾知漫 方銘瀚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黑暗,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逃……     对,逃得远远的……     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逃?为什么要逃?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     顾知漫走过去,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屋外,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在和她说话,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     打开门,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     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微张大嘴,一张脸写满了惊恐……     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     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滴……滴滴……     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脖子上的勒痕很深,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     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妈!妈!妈……”     “怎么了?!怎么了?!”     "知漫?你怎么了?"     哗啦一声,床帘被拉开,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     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     “知漫,你没事儿吧?”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用几乎快要听不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