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情为何物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情为何物 已完结

情为何物

作者:王颖莉 小雄分类:总裁

银安大厦的顶楼,临近街道这一面那个宽大的办公室中,一个身着米灰色职业套裙的中年女子坐在玻璃窗前,一双明若秋水的双眸正向楼下观望。从大楼中走出一个少年,那少年经直上了公共汽车。 中年女子看到公汽消失在视线中,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低声说:“这小鳖犊子越来越会玩了!” 她将扔在地上的肉色丝袜拾了起来,来开办公桌的抽屉放了进去,并拿出一副没有开封的丝袜。 她一边穿丝袜,一边回味刚才那销魂的场面。 这个中年女子叫王颖莉,今年三十八岁,是银安集团的老总。 银安集团是她的丈夫李银安于1980年创建的,经过多年的努力,银安集团成为本市的龙头老大,在全省排名第三。 1985年,李银安的妻子胃癌住院,当时颖莉是个刚毕业的护士,正好她照顾李夫人。转年即1986年李夫人病情恶化去世,给李银安留下了两个女儿。 1986年8月份,李银安向年仅十九岁的颖莉求婚。同年十月颖莉嫁给了他。87年冬天颖莉生下了李力雄,夫妻俩对这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那年李银安已经四十岁。 两年前李银安的集团面临一场财务危机,四处跑贷款。一个深夜从沈阳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命虽然捡回了,但是却成为植物人,颖莉将丈夫从医院接回家中,雇了一个保姆照顾他,而颖莉依然辞去了已经是护士长的医院工作,接手了银安集团。 为了能带到款挽救企业,她义无反顾的到省里找到人民银行行长,陪他到欧洲玩了一个星期,贷来了八千万,使银安摆脱困境,半年时间就重新振兴起来。 颖莉美的无法形容,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沌然天成,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丰满的双峰,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臀,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腿,还有一对洁白滑嫩的美足。 她和儿子小雄的乱囵开始于三个月前。展开

情为何物_精彩章节试读:

       20.3P游戏             妈妈出去谈生意,这么晚了没有回来,看来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他们并不知道此刻妈妈正和情人小段在另一处寻欢作乐呢。             小雄正在卫生间冲澡,两个姐姐闯了进来。             “不要动!”大姐美娟说,原本美丽高傲的脸上露出诡异又得意的笑容。美菱有些羞涩站在门边。             姐妹两个都是一丝不挂的。             大姐手中拿过一团白色的东西走到小雄身后,从后面绕过他的身体将他的右手反在背后,接着小雄只感觉到一条柔滑的绳子套在自己的手上,被打了几个结后拉向墙上的毛巾架,他的身体只得转了过来,看见绑在手上的绳子原来是一条白色丝袜,看着大姐美娟把他的右手固定在毛巾架上,小雄怪奇怪问:“干吗?要SM啊?……”还没说完,大姐迅速的抓住他另一只手拿另一只丝袜绑住,固定在洗手台上的水龙头上。             小雄索性坐在马桶上,暗道:“我看你们要搞什么鬼。”             大姐继续将小雄的双脚用毛巾绑在一起,大姐将他的脚绑好以后站起身来,把莲蓬头拿在手上调和冷热水,把二姐拉进浴室,两人就在弟弟面前洗澡,二姐显得不好意思,一直望向小雄。             小雄见到眼前的春光,鸡笆已经涨到极限,只见大姐双手在二姐身上涂抹,分别将自己及二姐的下体冲洗乾净,望着小雄,脸上露出微笑,朝小雄走了过来,蹲跪在他面前,贪婪的眼神直盯着他的鸡笆。接着伸出舌头,舔了一点他竃头上的阴水,在嘴里品尝着味道“啧啧”作响,同时看了小雄一眼后,将他整个竃头含在嘴里吸吮,将他竃头及尿道中的液汁,尽数吸进口中含着,嘴巴离开他的竃头,抬头望向二姐招了招手,二姐会意走了过来,蹲在大姐身边。             接着她们的动作让小雄兴奋到极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亲眼见到,大姐竟将托着小雄滛液的舌头放入二姐的口中,二姐也不抗拒的含着,并将舌头上的滛液托出交缠大姐的舌头,滛液和着她们的口水在她们口中传来传去,直到两只舌头分开时,在她们的舌头间拉开一条细丝,此时小雄原本已沸腾的心,好像要从嘴里跳了出来,喊道:“好精彩啊!”             两人分别将滛液吞入肚内,大姐看着小雄笑着问:“想要我们吗?”小雄一时还会不过意,大姐又说:“便宜你了。”说完,站起身来转身背对着小雄微蹲,右手向后扶助弟弟的鸡笆,左手扒开自己的肉岤作势要坐,这时小雄才看清楚姐姐说的是真的,心中激荡,连带着鸡笆阵阵抖动,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啊。             小雄只觉得竃头被湿滑柔软的肉岤慢慢吞食,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听见大姐口中轻轻”噢”的一声,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继续慢慢坐下,身体开始有点弯曲,兴奋的说道:“为了这一刻,我和你二姐等了好久。”             大鸡笆被肉岤一点一点的吞入,那种紧绷的感觉充斥整只鸡笆,小雄全身的细胞也跟着紧绷了起来,直到整跟没入,竃头顶着芓宫肉门,有一种压迫感。             大姐又深吸一口气,屁股在弟弟胯下缓缓的上下移动,身体一下右歪、一下左歪,口中还发出欢快的气音:”噢,啊……噢……”             大姐的肉1B1随着臀部的移动,刺激了荫道壁,只觉肉洞中越来越湿滑,臀部就越动越快,肉洞中转圜的空间也慢慢变大,口中发出愉悦的呻吟:”哈……好……嗯……嗯……嗯……”心情激荡之际,动作也越来越狂野,觉得还要,而且要更多,呻吟的声音也随着身体的起伏转变为浪叫。             大姐更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两脚八字大分踩在小雄的大腿上,双手向后撑在他的胸部上身体后仰,整个马蚤1B1贴着弟弟的鸡笆根处磨动,好让弟弟的鸡笆顶着她的花心来回摩擦,小雄只觉得阵阵快感从鸡笆传到身上的每一处。             突然间,一种温热的感觉包住小雄的睾丸,却原来是二姐在旁看得欲火难耐,侧对着小雄坐在他两腿之间,两腿弓起向外大分,左手揉着自己的阴D,右手和舌头刺激着小雄的睾丸,麻痒的感觉在小雄的胯下逐渐扩散,这时大姐以手抓住了毛巾架,一手撑在弟弟身上,柳腰狂扭。             小雄知道大姐要到高嘲了,就用语言刺激她 ,“哦……我的马蚤1B1大姐啊……把你的浪臀扭起来……大姐大姐你真马蚤……马蚤的满脸起大包……”             “我C……你才满脸起大包……哦……真爽……小弟,你的鸡笆真棒……哦……哦……哦……啊……啊……太美了……啊啊……上……天了……啊……哦……啊……姐姐……好舒服呀……”扭腰之际,滛水流的小雄胯下湿漉漉地。             二姐的右手也放弃对小雄的挑逗转而攻占大姐的阴D,想将大姐推至更高的境界。             突然大姐全身向前一弓,随即后仰紧绷,小雄的鸡笆感到荫道壁一阵痉挛,竃头上一股热流冲刷而下,一直到根处,大量的滛水从小岤及鸡笆的缝隙中狂射而出,二姐又是首当其冲,不只是脸部,连头发和身上也溅到不少。             直到热流过后,大姐软瘫在弟弟身上,小腹不断痉挛抖动,二姐伸出舌头在两人结合处勾舔。             大姐待小腹抽动停止,无力的从弟弟身上翻坐到地上,上身靠着墙坐着,说:“我……”想要说话又无力说,懒洋洋地坐着,似乎连小指头都无力弯曲。             二姐看见大姐离开小雄身体,急切的站起来,也和大姐一样背对小雄坐到他怀中,将大鸡笆吞入荫道内。             先缓后急的上下耸套起来,乌黑的长发飘散着,眉眼间尽是春意。             大姐爬了起来,在妹妹|乳|房上捏了一下说:“好好玩啊,我到床上等你们。”她走出卫生间,走出小雄的房间回到自己卧室中,打开衣柜拿出新买的红色丝袜,叹了口气说:“唉……我可从不穿这东西啊!”慢慢的穿上,将一对修长的玉腿衬托的更加迷人。             回到小雄卧室上了床,横躺在枕头上,听卫生间里妹妹美菱的浪叫。             此刻,美菱已经解开了小雄的捆绑,坐在洗手池上,小雄扛着她的右腿站在二姐身前,大鸡笆在二姐阴沪中放肆的顶插,嫣红的荫唇翻动,滛水不断的随鸡笆抽动被带出来。             “马蚤妹妹,你的小1B1真紧,夹得鸡笆好舒服啊。”小雄赞美她。             美菱滛媚的蜷起左腿,玲珑娇美的雪足抚弄小雄的胸口,呻吟着说:“好哥哥,小妹的1B1儿是给你张的啊……哦……哦……哦……用力插我……C我……哎哟……好痒痒……好酥麻……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宝贝哥哥哟……妹妹爱死你的……大鸡笆了……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雄用力的C弄,伸手攥住她的左脚放到自己的脸上,用脸去摩挲,不时的用舌头在脚底脚跟脚背脚趾轻咬柔舔吸吮。             “……哦……好哥哥……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鸡笆哥哥……哦……C死小妹了……哦……啊!——啊——啊!哦耶……马蚤妹妹的小……小浪1B1……哦……被哥哥C的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哟……马蚤妹妹要……升天了……哦……哦……哦……哦……啊……啊……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哦耶……啊……哎哟——C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姐嘶叫着达道了第二次高嘲,一阵眩晕……             与此同时小雄也亢奋的在二姐美妙的荫道内射出了子弹。             —————————————— ——————             小雄舒服的躺在床上,大姐用她穿着红色丝袜的左脚和二姐的穿着白色丝袜的右脚一起夹住小雄的鸡笆在磨动。             “哦……”小雄呻吟着两只手在两个姐姐|乳|房上揉搓。             两个美丽的姐姐风韵各有不同。大姐齐耳短发,英姿飒飒,|乳|房似一对尖耸的春笋,|乳|头嫣红如樱桃。而二姐长发飘逸,妩媚可人,|乳|房似一对馒头,|乳|头也是嫣红如樱桃。             姐妹两个的荫毛都不是很多,都是倒三角形的覆盖在阴阜上,只不过大姐有几根金色的荫毛。             同样修长的双腿,大姐比二姐高2公分。             大姐的荫道是瓶颈型的外紧里宽比较深,而二姐的荫道是笔筒型的比较浅点。             姐妹两个给小雄足交了一会儿,大姐躺在床上,二姐倒俯在她身上,舔吸大姐的阴沪。而小雄跪在大姐头前,二姐屁股后面,鸡笆在大姐嘴里插了几下就插进二姐的荫道内,用力的抽动。             大姐伸出舌头在妹妹阴D上勾舔,时而还舔舐妹妹和弟弟交合处,从美菱阴沪里流出的滛水被美娟吃进嘴中。             ——10:25——             小雄又跪到大姐双腿间,二姐头前,扛着大姐的脚丫,大鸡笆在大姐流淌着滛水的马蚤1B1中狠狠的抽动,大姐呻吟着舔舐妹妹美丽的菊花门,舌尖往门里挤……             “哦……哦……”二姐浪喘着,扭动身躯。             ——10:30——             小雄的鸡笆插入了大姐的肛门里,每抽动一下,大姐就浑身颤抖浪叫一声,二姐用手指在大姐美娟荫道里搅动,舌头舔着大姐的阴D。             在弟弟妹妹双重攻击下,大姐很快的就进入了高嘲,狂乱的叫喊:“啊——啊——我的1B1啊——哎哟——我的屁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快活哟……好爽……啊!啊!——啊!——好妹妹哦——亲弟弟——啊!——啊!——C死姐姐了啊……啊!——啊!——啊!——啊!——”             ——10:40——             在二姐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高嘲后的大姐喘息着舔舐妹妹的屁眼。             小雄把竃头对正二姐的肛门。“噗吱…”鸡笆顶撞菊花纹。“啊…”二姐不由得大叫,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插入粗大的鸡笆实在是太紧了。             虽然二姐的肛门已经被大姐的唾液润滑了,但是毕竟唾液不及润滑剂,而恰巧润滑剂又用没了。             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鸡笆入侵。             小雄在腰上用力向前挺。“噢…呜…涨啊……”从美菱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呼声。肛门的抵抗激烈,小雄的竃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小雄大叫一声,用力猛挺,整个竃头进入肛门内。             “噢…”二姐咬牙呻吟。             “好妹妹,忍一下就好了!”大姐安慰说。             小雄的鸡笆继续向里面推进。二姐美菱咬紧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鸡笆终于进 入到根部。“终于全进去来。”小雄满足的说。             这种兴奋感,和插入阴沪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呜呜…呜呜…”二姐发出呻吟声,肛门和直肠都快要胀破,真是可怕的感觉。             “呜…尿急了…”小雄非常冲动。鸡笆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鸡笆。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荫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             小雄开始缓缓的抽锸。“啊…啊…”二姐哼着,身体前倾,|乳|房碰到大姐的小腹 上而变形。             小雄的抽锸运动逐渐变激烈。“噗吱…噗吱…”开始出现鸡笆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刺激,使二姐的脸扭曲。             鸡笆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竃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被涨的如有粪便似的。             “呜呜……啊啊啊…”美菱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肛门洞口的那一圈括约肌箍得荫茎舒服极了,让人的鸡笆会箍到更加硬直不容易软掉,她的肛道比她的荫道还要紧,窄。             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骑在这匹美丽的“马”上,征服的欲望达到 了高嘲!小雄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鸡笆,让它在二姐的肛门里频繁的出入。             她的肛门直肠渐渐变的润滑起来,天啊!家里的三个女性都是油肠,插起来又滑又舒服,小雄兴奋的抽锸,只是经过天激烈的活塞运动进出之后,灌进了不少空气,所以肛门口偶尔会“噗噗噗”的放出挤进的空气,好象在放屁一样的好玩。             “…啊啊…唉唉…啊啊…要死啦…不行了…不行了…啊…我屁股快裂掉了啦…啊啊…啊啊…啊…哎哟……大姐……啊……我的屁眼好涨啊……啊……啊……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啊……啊……”二姐的叫声也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             “美菱,你别紧张,放松肛门的肌肉。”大姐教导着说。             竃头经不住强烈的刺激,很快来到高嘲的颠峰。小雄的鸡笆在她又紧又窄又滚热的肛道内抽送了二百多下以后,这次真的又要泄啦!             他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长发,鸡笆深深的插入肛门的尽头,竃头一缩一放,马眼马上对着直肠吐出大量的滚烫的J液,”噗噗噗“的全射进二姐美菱的屁眼里面。             小雄感觉到自己的鸡笆逐渐变软,把它从二姐的菊花口里抽了出来。             左手放下她的秀发,蹲下身看看战果。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圆嫩的屁股上,她的肛门被干的又红又肿,还好没被鸡笆干裂,红肿的肛口也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大的一个黑洞,一股纯白的黏液正从那屁眼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            

情为何物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情为何物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情为何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