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繁花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繁花 已完结

繁花

作者:流鸢儿分类:都市

我最近好像有点魔怔了,一心想把隔壁的少妇给睡了。 我叫王辰军,今年50岁,是个老中医。五年前,老伴去世后,我就申请了病退,在小区里开了一个诊所。展开

繁花_精彩章节试读:

      第28章             又是一翻云里雾里。             当我们离开这个宾馆的时候,已经下午二点多了。             “把你电话给我,以后好联系!”孙安梦拉开车门,又退了回来。             我本打算准备向她要电话号码,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出口,竟然被她抢了先。             心里暗暗窃喜,我走到她的身前,紧贴着她的身体,微笑地告诉了她电话号码。             临走之时,还不忘记在她的翘臀上拍了一下。             孙安梦瞪了我一眼,带着潮红的脸蛋跺着脚,开着车向市区驶去。             望着离开的车影,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般,爱上了一赵雅欣,如今又掳获了一个孙安梦,幸福感觉来得太突然。             我开车回到家时,已经三点多了,把车停好后,我去了诊所。             “王叔!”             张倩见我进来,主动地打着招呼。             不过,我发现她的脸色并不好,显得有些愁容。             “张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呀?我看你脸色有些不对,是不是生病了?”我问道。             张倩深深地叹了口气,低着头也不说话,抽泣声从她的嗓子里挤了出来。             “张倩,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能跟王叔说说吗?跟孙哲明吵架了?”我亲切地关心地问道。             张倩摇了摇头,就是不说话,而且哭声大了起来。             “王叔,倩姐母亲住院了要做手术,听说得十多万的治疗费,这不正为这件事犯愁呢,你别说是我的说的,倩姐不让我说。”             李红红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地告诉着我,眼睛不时瞅着张倩。             其实,李红红拉我走的时候,张倩就看了过来,而且还用眼睛警告了李红红,这丫头没心没肺的没注意到。             “李红红你跟王叔瞎说什么呢?王叔,你别听她乱说!”张倩连忙解释着。             我板着脸坐到了沙发上,气愤地说:“张倩,我拿你当自己孩子一样,你怎么有事就不跟我说呢,还差多少钱?”             “王叔,真不是钱的事,钱的话我和哲明出去借借到也够,主要是主刀的医生工作排得非常满,这个月根本做不了,我担心我妈的病情再出现变化。”张倩哭着解释着。             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连忙问道:“你妈是什么病,住哪个医院,还有主刀是谁?”             我一边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张倩突然想到了什么,破涕而笑,坐在沙发上拉着我的胳膊说:“怎么把您给忘记了。王叔,我妈要做心脏支架手术,在六院呢,主刀的是欧阳杰院长”             “欧阳杰呀!是他呀,哈哈,没事,这事就交给我了,钱还差多少?”             一听到是欧阳杰,我就知道这事没什么问题了。             欧阳杰和我同学,而且我们经常在一起喝茶钓鱼,上个月还劝我把诊所关了上六院呢!             张倩开心地跳了起来,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钱我们准备了十万,不过全算下了要十三万多,哲明已经去借了!”             “告诉别借了,这钱叔给你拿,不过要打借条哟。哈哈!”我大声地笑着。             张倩又哭又笑的说:“不用了,王叔,这就够麻烦您了,再从您这里拿,就更不好了。”             “倩姐,王叔都说了,你拿着呗,再说王叔不也说了吗,你要打借条的。”李红红挽着张倩的胳膊说着。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你写借条,我给你拿钱。我走了。”             说完,我起身离开了诊所,向家里走去。             当我走到楼下时,远远地看见赵雅欣和黄亿伟推着孩子,在小区内的花园散步,而且两人显得十分地亲密,顿时我的心里就感觉到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我摇了摇头,拉开防盗门走了进去。             回到家后,躺在沙发上,眼前不断地回放着刚才那一幕,让我决定要加快促使她们离婚。             可是,这事又不能直接告诉赵雅欣,那样她非担不会相信,反而我还会落下一身的不是。             怎么办呢?想着想着,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把钱拿给张倩后,给赵雅欣发条信息,直到晚上,她都没有回复我。             当我敲开她家门的时候,是黄亿伟开的门,我在她家坐了足足一个小时,愣是没有看到赵雅欣的人,我知道她又开始躲着我了。             从她家回来后,迟迟无法安睡。             接下来的几天一样如此。             在第七天的下午,在电梯里,我始终见到了赵雅欣。             她穿着那天我买给她的连衣裙,拎着包,看样子应该是上街刚回来。             由于电梯里还有其他人,我和她没有说话。             下了电梯后,我把她拉到我家。             “雅欣,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你想这样躲我一辈子吗?”我气愤地低吼着。             赵雅欣哭了,哭得很伤心。             突然,她紧紧地抱住了我,轻声地说道:“军哥,你知道我这一个星期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想你,想见,可以害怕见到你。”             “我的心里非常矛盾,不知道应不应该和你继续下去。这次亿伟回来,对我和孩子非常好,他越对我好,我就越感觉对不起他。”             “军哥,之前我一直怀疑亿伟有外遇,可是他段时间的表现,让我解开了心里的那个疙瘩,可是我却过不去,我自己心的那道坎,出轨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此时,我真想把黄亿伟和孙安梦的视频放给赵雅欣看,最终我还是没有那么做。             “雅欣,我不明白,你什么会这么想,你并没有和他离婚,你还爱着他不是吗?我不需要你天天陪着我,只希望你能在我空虚寂寞的时候发现在我的身旁,难道就这么小小的愿望你都不能让我实现吗?”我说道。             赵雅欣从我的怀里离开,注视着我,“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们可以再爱最后一回吗?就当做我们分手的礼物,可以吗?”             我看着赵雅欣,之所以这么说,只要为了试探她的反应。             赵雅欣看了看我,转身向着卧室走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到对不起她,感觉到自责。             但是,很快这种感觉就被我给打散了。            

繁花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繁花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繁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