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欲从今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欲从今夜 已完结

欲从今夜

作者:单白 殷罗 殷夺分类:都市

她的噩梦,来自那年误登贼船,成为少年的禁脔。   在她仍心有不甘时,被恶意转送,调教为目的,肆意玩弄。   ——作为玩物,她是不断转手的礼物,而他们只知沉迷对她的欲望;   ——作为妖孽,她笑着将所有伤害过自己的人捏在手心,随心所欲……   {一句话简介:纯白少女落入群魔掌中,华丽蜕变后幻化妖孽重生}展开

欲从今夜_精彩章节试读:

      第10话 他的地位              身旁忽地有人直直撞击过来,清晰可见的怒意,使得一瞬间殷夺手臂麻木,松开环抱少女的双臂!              “你——”              殷夺大怒。              而殷罗错愕了下,随即忙不迭冲上前要挽救回来,却眼见着被忽然插进来的一个人影抢了先。              殷家兄弟俩定睛一看,倒是笑了。              单白捂着心口,惨白着脸。方才那种直直掉落,飞速体味着地球引力的感觉还只是其次,如果真的就这么摔下去……她不确定,自己还有体力、有勇气和生命去体会一次失重效果!              然而此刻,她又是被谁揽在怀中呢?              单白慢慢抬起头,入眼的,却是一张盈满怒气的脸。那张男性面孔很是棱角分明,刚硬的眉,个性的眼,深黑色的眸子中写着明显的愤怒和蔑视,却……不是对她。              她轻轻舒口气。顺着那人的视线望过去,却见一旁一个陌生男孩在撞了殷夺之后,仍然高昂着头,悠哉而又高傲地向前走,身后仆人亦步亦趋地跟着,满脸小心谨慎。              抱着单白的少年将她丢给殷罗,当即伸脚对着那下巴快要昂到天上去的男生狠狠踹过去!              殷夺拍了拍手臂,确定只是一时撞到手臂上的痛筋儿,没什么大碍,才放下手,细细看了看单白渐渐恢复一点的惨白脸色,原本因为好友出现而稍稍平息的怒气立刻又冒出了头。              那不开眼的男生被陌生少年一脚掼倒,又气又急地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面前三个少年大骂:“你们知道本少爷是谁吗?居然敢对我不敬,看我不……啊!疼,疼疼疼——”              陌生少年一掌捏住那男生的整个拳头,轻轻松松动动手指,便叫对方满脸惨痛地直喊娘。他冷笑,“靠,老子长这么大,还头一次有贱人敢指着我的鼻子骂!”              殷夺轻拍手掌,简直乐不可支,“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              他慢慢走上前,明明漂亮的脸上满面都是灿烂笑意,却忽然发难,倏地一脚蹬在那男生肚子上!              男生“嗷”的一声惨叫起来,可见殷夺真是下了狠手。              殷夺自认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儿,绝不可能忍耐自己的脾气,更别说人家招惹到自己头上,还有什么不应战之理!——虽然,他根本没将眼前这个有胆惹、没胆受的胆小鬼当成对手。              那男生的仆人在后面都吓呆了,根本不敢靠前,眼睁睁看着主子被虐。              陌生少年早已放开捏制住对方的手掌,任凭对方死狗一般瘫在地上。殷夺则伸脚,轻柔地踩在那男身匍匐在地而露出的后背,慢慢拧转着鞋跟。              殷罗瞥了一眼地上的人,以及不远处傻愣着的仆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明显带着极浓重的嘲讽意味,“哥,煜,这家伙是个新生。”              “哦?新生啊……”              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冰冷笑意,殷夺低头望着那男生贴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已然沾满灰尘的脸,“难怪这么不识趣儿!”              “你,你们到底……是,是什么人?”              那男生紧咬着牙,哆哆嗦嗦终于将话说完整。              凑近那男生,殷夺笑眯眯地不答反问,“你呢?你叫什么?说说,看看你是哪家的少爷?”              不远处的单白,听到他这般语气已经感觉到周身寒冷,不禁向殷罗的怀中躲了躲。              而那男生还不知死活,瞪着眼大吼:“我是大名鼎鼎王家的继承人,王木鸣!你们居然敢跟我王家作对,你们等着——”              “真可惜啊……王家?没听过。”              殷夺失去兴致,就着踩踏男生的后背,取出洁白的丝帕擦了擦本就干净的鞋面,将那用过的帕子丢到男生面前,对陌生少年道:“煜,交给你了,随你的手下怎么玩,别染了脏就成。改天跟骁说一声,我不希望再看到学生名册上出现王……王什么来着?就是那个名字。”              陌生少年微笑,锋利的棱角稍稍柔和了面上那些暴戾之气。向着殷夺走掉的背影打了个手势后,他朝着地上满面惊惶的男生吹了个口哨,招手示意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数名黑衣人将之拖走,当然,也包括那个可怜的仆人。              单白仰头问殷罗:“你们……是什么人?”              殷罗还未答话,殷夺先凑过脸,故作满面滛邪地摸了她的小脸一把,滛笑道:“当然是……你的情人啊!”              单白刚要说什么,却听到身后传来方才那个陌生少年的声音,说着什么“是先来个满清十大酷刑之一呢,还是玩人彘花瓶插……不好不好,这么个选择太便宜你了……”              “你们……”              低低的声音,似乎对他们的答案并不抱有任何期待,“要怎么对那个男生?”              殷罗只是简单说了句:“冒犯我们的人,我们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              殷夺笑道:“如果就这么被触犯了,日后在学院里我们还有何面目立足呢?”              说的好像自己多可怜,可是下一秒,他的眼神却是盯着单白,“知道了吗?”              单白被那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根本不记得自己嘴上都应了些什么词儿。              她低着头,只是在想——殷家兄弟,包括方才那个陌生少年“玉”还有他们口中的“肖”……到底,都是些什么身份的人?            

欲从今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欲从今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欲从今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