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引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引针 已完结

引针

作者:简言之分类:言情

“小乖,还没有好吗?时间快到了。” 尹江晴一边收拾客厅尹箴已经搬出来的一部分行李,一边催促着还在房间磨蹭的尹箴。 “知道了妈妈,马上就好了。”房间里面的尹箴,坐在床头依依不舍的抚摸着那些挤在一堆的玩偶们。 “再见了,小爱们,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乖一点啊,尤其是你单身狗,你不许趁我不在的时候悄悄脱单啊,你这个可是我的。”展开

引针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消毒                        就在唐付都以为今晚,估计没戏唱的时候。            单钺把手中的红酒一口喝掉放下杯子,看着正数第六个女孩子,下巴朝她扬了扬,对着她说,“你,过来。”            从进来到单钺终于开口点人,经理感觉自己没站多久。            奈何房间里面的气氛,实在是太具有压迫性了,感觉自己都快要整个垮掉,僵硬的不行。            现在听见单钺终于点人以后,经理突然就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幸福感。            还是唐少好,整天笑嘻嘻的,虽然是个笑面虎,但也比冷面罗刹来得好啊。            “那剩下的······”            单钺没开口,唐付会意直接摆了摆手,让她们出去,随便把下属也叫了下去,那么剩下来就是自己了。            走之前本着前辈精神,唐付拿起外套,一脸坏笑的在两人身上转了转,“单钺,下手轻点哦,人家姑娘可是未成年哦!”            “你留下。”            唐付“······”            唐付感觉自己现在有些懵。            ミ?Д?彡            先是今晚目睹了单钺欲求不满的表情,然后看着他点了个女人。            现在居然要自己留下来,看他办事!            单钺今晚到底经历了些什么,难道是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            可是以前他就承受过了啊。            “单钺,你没事吧······是不是受欺负了,你告诉哥哥,我去给你出头。”            潜台词就是:我麻烦你清醒一点,你这样我瘆得慌。            单钺看向唐付的表情,又开始露出关爱智障的眼神,“叫你留下,就留下,嫌自己舌头太多余了。”            恐吓了唐付以后,单钺把目光转向和自己隔着一个茶几距离的女孩子。            头发还算是比较黑,眼睛也勉强,嘴巴上涂的口红,看起来就媚俗,身高好像差不多。            但胸好像小了点,腿也太瘦了,一点也没有圆润娇嫩的感觉,裙子太露,一点也不端庄可爱。            单钺每仔细的打量一处,就会下意识的和尹箴做比较。            刚才站的没有这么近,看的没有这么仔细,隔着远一点看的时候,感觉和尹箴好像还勉勉强强像一些。            近了以后,发现哪哪儿都不像,哪哪儿都比不上尹箴。            语气比之前更冷了,“名字。”            女孩看着面前这个叫钺少的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着桌面,明明没有声音,却好像次次都扣在自己的心上。            这是一个连手指,都充满致命诱惑力的男人。            “李潇。”            连名字也没有尹箴好听。            “多少岁?”            “二月份······刚满十七。”            总是有一点像了,都是十七岁,但是却比尹箴老,大了一个月。            呃,说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老,单钺也真是没谁了。            一旁的唐付,早在单钺留下自己的时候,就开始目瞪狗呆了,现在更是大写的目瞪狗呆。            单钺想洗手不干,做警察了?            在意识到,自己居然开始下意识的想起尹箴,并把面前的女孩子,不自觉的就和她进行比较。            单钺感觉有些烦躁。            好看的眉眼不耐烦的样子,眼中的冷光就像是刀片般犀利,直逼李潇。            单钺看着双手无意识紧紧揪着裙边的李潇,“你过来。”            李潇听话的上前一步,但两人之间还是隔着小半步的距离。            单钺眼神中的烦躁一闪而过,然后左手一用力,将李潇拉在了自己的身旁坐着。            唐付看着单钺有些急切的动作。            突然感觉好羞涩,好刺激。(`?ω?′)            李潇是前天才来绯色的,还没有接过客,因为专门负责教授房中秘术的人派去了南边。            说是要临时处理事情,过几天才回来。            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单钺这样让人一眼,就可以心甘情愿沉沦的男人。            现在离的近些以后,更是脸红心跳的不行。            来之前自己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遇见什么样的男人,拿走自己的第一次,都是命。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上天居然会这样的眷顾自己。            要是自己的第一次能和这样的男人春宵一度,李潇真的觉得人生圆满了。            这算是自己十七年以来,最开心的一次,虽然听起来很下贱。            但自己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无可救药的沦陷了。            面前的女孩子面带春色,眼中泛着水光,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却又忍不住躲闪。            这一切的一切,不仅没有让单钺情动,而是让他思绪开始涣散开来。            透过这双眼睛,渐渐和自己记忆中的那双眼睛重合起来。            那双眼睛也是样水光带情,又软又柔。            几个小时前,才刚刚扰乱了自己的心绪,那里面什么都有,却唯独没带有一点杂质,纯净的惹人怜爱。            单钺的指腹开始抚上李潇的嘴唇,后方的唐付虽然看不见单钺的表情。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单钺身上散开来的燥热和暧昧。            一看就是想上别人了,好么。            而且对面的李潇,一副荡漾无边的娇羞,绝壁是单钺勾引人家了。            看着单钺单单抚唇的动作,唐付简直分分钟想成为按头小能手。            让两人三分钟接吻,五分钟后打炮。            “舔手指会么?”            李潇“·····”            唐付“·····”            说实话,李潇都以为刚才眼神迷离的单钺会吻自己。            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在抚摸了几下自己的嘴唇以后,直接将手指滑进了自己的嘴巴,然后问自己会不会舔手指。            难倒······单钺是为了检查她口交的技巧。            所以才预先叫她舔自己的手指。            唐付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不然他觉得自己很难不往单钺是憋得太久了。            所以一不小心,把自己搞成了变态上面想。            结果李潇给单钺舔手指的时间,前后还不到三十秒,单钺就把手指给直接抽出来了。            抽出来以后,单钺慢条斯理的先是扯了几张,茶几上的纸巾擦手。            把纸巾扔进垃圾桶以后,又用那瓶刚刚只喝了小半杯的几十万的红酒——洗手。            而且是刚才摸过李潇的整只手,直到一瓶红酒都被倒光了,单钺才停手,然后又不急不缓用干净的纸巾继续擦手。            包厢里面一时间安静极了,李潇看着单钺的动作,瞬间就红了眼,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样。            唐付则是感觉,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处于一种,兄弟是变态,该怎么破的纠结心理。            不就被人舔了手指么。            不就摸了人家嘴唇么。            用得着又是擦手,又是用红酒洗手消毒嘛。            要是刚才上了人家,现在是不是要挥刀自宫。(;′⌒`)            唐付简直被单钺的变态程度,给刷新了三观。            每天都是新的世界观。            单钺做完这一切以后,一眼都没有再看过李潇。            拿起自己的外套起身,径直越过李潇后,转了转头对唐付着说道,“明天我还要上班,先回了。”            看着单钺像个渣男一样,冷冷的转身离去。            唐付瞄了一眼,终于开始忍不住掉眼泪的李潇,忍不住冲单钺的背影问道,“那她怎么办啊?”            听见唐付的话以后,单钺没有回头,只是堪堪停了一会儿,冷冰冰的说了一声,“留着。”            “哦”。            留着就留着吧。            既然单钺开口了,那么李潇以后就不用接客,也可以在绯色留下。            而且至于待遇么,也就和经理差不多吧。            谁叫这是单钺第一次留女人呢。            虽然,连手指都不让人家碰。            唐付看见听见单钺的话,眼睛里面又重燃希冀的李潇,心里忍不住嗤笑一声。            怎么就这么蠢,居然会对单钺这样的男人抱有想法。            不过梦还是要有的,不做梦,生活还怎么过的下去,毕竟生活实在是太苦了。            唐付不愿意做那个刽子手,只是喜欢看人从有梦到绝望的心碎,那样才会更加有趣。            “行了,你下去吧,把经理叫进来,我有事情和他说。”            李潇抹了抹眼泪,离开的时候,脸上又露出了女孩娇涩和满足的神态,“知道了唐少。”                        

引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引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引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