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狂剑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狂剑 已完结

狂剑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天亮之前,只听“吱呀”一声,卧虎山庄的后门一开,两条人影骑着马奔出来。二人回头瞧一眼山庄,都暗叹几声,然后向山下驰去。他们知道,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会归来,或许一生都不回来了。展开

狂剑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破身       唐吉在秋雨身上下足功夫。秋雨被他挑逗得全身发颤,娇躯发软。唐吉的魔手趁机钻入秋雨的胯下。她的阴毛好软,红唇好嫩,水好多。掏了几把,大为过瘾。       唐吉在好奇心的作用下,强迫她分开玉腿,然后睁大眼睛猛看。只见在阴毛的点缀下,那两片香唇薄薄的,尖尖的,红红的,正张着裂缝,春水涓涓的,煞是诱人。       唐吉看得眼馋,激动之下,将嘴凑上去,热情如火地吸起来。       吸得唧唧有声,爽快之极,弄得秋雨不住呻吟:“唐吉呀,你坏死了,你怎么能舔我那里?你羞死我了。”       唐吉这时也不象平时那么老实,象一只贪吃的恶狼,在秋雨下体上放肆着,逞凶着,无休无止。       “唐吉,你从哪里学来的折磨人的花招呀?”秋雨美目半睁着,娇喘着问。       唐吉在秋雨的穴上猛吸一口,抬起水淋淋的嘴道:“我是天才,无师自通。怎么样?秋雨快活吧?”       秋雨闭上眼睛,不好意思回答他。唐吉见此,重新低头下去,继续在秋雨的敏感部位做工。       当唐吉含住秋雨的小豆豆又拉又扯的时候,秋雨大声叫起来:“唐吉,不要呀,不要呀,你弄得我快要发疯了。我要受不了了,呀……呀……有什么要出来了。”       唐吉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他没有停下,仍然坚持着对小豆豆玩弄,大手在秋雨的屁股上连捏带揉的,兴致正高。他要让秋雨先痛快一下。       没过一会儿,秋雨急剧抖动着,达到平生第一次高潮,泄出一股**来。唐吉津津有味地吃着,这招是他从义父那里学到的。义父跟义母感情甚好,什么花样都玩过的。       当秋雨平静下来时,唐吉笑嘻嘻地问:“秋雨妹妹,你觉得舒服吗?”       秋雨一脸羞红,向他瞪了一眼,说道:“你这人太坏,总想着法子祸害我,我以后不跟你好了。”说着坐起来,要穿衣服。       唐吉一见,连忙将她扑倒,说道:“我的好妹妹,你舒服了,哥哥我还没有爽呢。你让我也过把瘾吧。”说着,唐吉将衣服脱个光光,露出那凶巴巴的如棒槌一样的家伙。       秋雨虽是羞涩,还是圆睁美目,不禁问道:“你们男人就是这个样子吗?”       唐吉笑道:“可不是嘛,你看它好看吗?”       秋雨见那**子一高一低动着,龟头狰狞,象在向自己挑战。她伸手按了它一下,啐道:“这玩意好难看,男人怎么会长这个丑东西?”       那玩意被它一按,扑楞楞抖了几下。       唐吉解释道:“别看它长得不好看,用处大着呢。”       秋雨不信,说道:“它有什么用处?不就是用来尿尿的吗?好脏的。”       唐吉摇头道:“它不止是尿尿的,还能让女人舒服呢?小孩子都是靠它才有的。”唐吉耐心讲着常识,他知道秋雨是不明白这些的。       秋雨哼道:“你快放我起来吧,让人看见,成什么样子。”       唐吉一笑,说道:“秋雨呀,等咱们干完就回去。”       说着话,唐吉在秋雨身上趴好,将**子顶在秋雨的胯间,那东西象闻到腥味一样,向秋雨的穴里冲去。       秋雨哭丧着脸,推拒着唐吉,说道:“唐吉哥哥,你不能这样。我是人家的未婚妻,我不能失身的,我要失身了,我爹会打死我的。”       唐吉不听,说道:“只许他沾花惹草,不行咱们风流快活,哪有这个道理。管它什么未婚妻不未婚妻的,你就是我的,没人能抢走你。”       说到这里,他一狠心,将一个大龟头顶了进去。再一使,不费多大力气,就把秋雨的薄膜给刺破了。       当那关头,秋雨惨叫一声:“痛死我了,你好狠心呢。”粉拳舞动,在唐吉的背上乱擂着。       唐吉能理解她的感受,就亲着她的俏脸,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女人第一回就是这样的。一会儿我保管你舒服得要命。”       秋雨流着泪说:“我现在痛得要命,我想我快死了吧。”       唐吉舔着秋雨的泪,下身不敢乱动。他终于堵住秋雨的嘴儿,将舌头伸入,又跟她纠缠起来。同时,唐吉的两手握住**,真好,盈盈可握,揉来按去,比任何玩具玩起来都要过瘾。       时间慢慢过去,秋雨的痛感渐渐减少,那紧皱的眉头也缓缓舒展。       唐吉放开她的小嘴,在她的耳边轻声问:“好妹子,你好点没有?”       秋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好些了,总算没叫你给害死。”       唐吉两手在奶头上捏着,说道:“你不会死的,你还会得到很大的美感,跟当了神仙一样的。”       这么说着,他的下身已在微微动着。他这么一动,秋雨就觉得有点痛。       唐吉心说,这也差不多了吧,白菊当初破身时也没有她这么难过呀。他哪里知道,一个女人一种情况,不尽相同,而且白菊当时要比秋雨大上几岁,抵抗力自然要强得多。       唐吉动了多下,见秋雨只是眉头微皱,并没有太大反应,他的胆子便壮了,开始大幅度**,每次都拔到穴口,每次都插到尽根,顶在秋雨娇嫩的花心上。经过一段时间适应,秋雨总算苦尽甘来,慢慢体会到男人的味道,被干得好美。那是痒痒的,酥酥的,全身要飞上高空般的感觉。不,比这些还要美的。       在好受的情况下,秋雨主动搂住唐吉的脖子,美目有了兴奋的光辉,鼻子不时发出动人的哼声,下身也本能向上挺着。秋雨的这些反应,使唐吉大为高兴,他立刻应时而动,加快干的速度,那**水越来越多,最后能听到卜滋卜滋的响声了。       处*女穴真好,将**包得没一点缝隙,那嫩肉舒张之间,带给了唐吉无限快感。他舒服得直喘出气,嘴里不时发出兴奋的叫声,那是男人最快活的表现。       “秋雨,哥哥干得你爽吗?”唐吉不忘问秋雨。       秋雨啊啊叫着,细腰轻摆,四肢乱动,红颊如火,说不出的动人。       唐吉欢乐之中,控制力就差了,再加上经验不足,秋雨的**又太美妙,因此没干多少下,他就一泄如注。       那股热流突然冲入**,烫得秋雨舒服极了,不禁叫出声来:“唐吉哥哥,这感觉好美呀。”她双臂缠住唐吉,象在奖励英雄。       唐吉在秋雨的身上趴了一会儿,这才拔出**。他跪在她双腿之间,望着刚被破身的小洞。那里一片湿淋淋的,美艳的**微张着,下边的小菊花还有节奏地缩着。双孔相映,充分显出女孩子的诱惑美来。       唐吉看得心动,**不知不觉间又挺了起来。他双臂挎着秋雨的玉腿,再度占有她。拔出时那穴内红肉涌出,插入时那肉又回去。棒子将**撑得胀胀的,那种快感不时冲击着她的神经。       这一回风雨更狂,唐吉不再象刚才那么温柔了。这时的他简直象一只野兽。秋雨不敢相信平时绵羊般的人会变成一只大老虎,可她没心情多想,她的感觉都集中下身了。       二人干个心满意足,这才穿衣起身。回去时,秋雨赶路都吃力了,可见受创不轻。唐吉也挺体贴,将秋雨背上身,欢欢喜喜回山庄了。       后来,秋雨的父亲逼她嫁人,秋雨说啥不肯,终于在无奈之下,跟唐吉双双私奔。不曾想行事不慎,被小丫环告到东方霸那里。结果秋雨被抓回,唐吉处于逃亡状态。       最近东方霸心情极差。在唐吉私奔之前,庄里发生一件事,这事东方霸不敢声张。那要声张起来卧虎山庄就不会有好日子过。那就是东方霸视如珍宝的“狂风剑谱”上册不翼而飞。他是放在密室里的,居然被人偷了。东方霸又急又恨,他心想,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干的,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他认真思考,对庄里的所有人都怀疑一遍,最后锁定几个人。这几个人之中就有吴山一个。当吴山死了之后,他检查吴山的遗物,发现了吴山跟通天教来往的信件,这才知道吴山与通天教有瓜葛。他凭直觉认为剑谱就是吴山干的。吴山死了,可他身上没有剑谱。还用问吗?剑谱一定落在唐吉的手上了。这臭小子,我一定轻饶不了他。       这个唐云长对我不忠,我该怎么处理他呢?他心里大为不爽,突然眼前出现唐云长的老婆的脸蛋、胸脯,嘿,那娘们真美,不能放过她。趁这机会搞定她,让她在我的胯下浪叫。想到这里,东方霸的脸上露出淫笑来。这个女人是逃不过的手掌心的。       秋雨被抓回的当天,便被父亲锁在房里不让出来。唐云长因为放走唐吉,自知有罪,请庄主处罚。东方霸装模作样的又是叹息,又是惊讶,最后脸上摆出一副宽容的表情。他当众宣布宽恕唐云长。       说这话时,他向许管家使个眼色。许管家明白庄主的意思,立刻上前据理力争,什么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有法不行,何以服人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唐云长应该被处死,但东方霸没那么干,他先将唐云长关入大牢,然后给林芳送信。       林芳近日没有在家,她回娘家陪老爹去了。老爹身体不好,她去尽些孝道。当她听说唐吉私奔,唐云长被抓,吓得脸如土色。她知道庄主这人,向来缺少人味儿的。这回丈夫凶多吉少的。       想到唐吉,林芳的心情复杂极了。有罪恶感,负疚感,又有一点兴奋感。唐吉名为她的儿子,可他的**竟然插过林芳,而且当时将林芳干得欲死欲仙,令林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虽然不是亲生儿子,她的心里也难受极了。这次出来陪父亲,也有避开唐吉,减轻自己心理负担的原因。       唐吉跟秋雨私奔,在林芳想来真有点不可思议。她想不到唐吉这孩子居然那么勇敢。秋雨这个小姑娘是林芳看着长大的,跟唐吉挺相配的。只是门第不同,他们能成亲吗?唐云长就多次教训过儿子,叫他不可痴心妄想。唐吉向来不跟父亲顶嘴,可象从前一样,仍然跟秋雨来往密切。       林芳在回卧虎山庄的路上,除了担心丈夫的安危外,还不时想起自己跟唐吉的那段孽缘。那又能怪谁呢?也许是天意吧,谁也不怨。       那天早上起来,唐吉出去练武了。林芳还没有起来,丈夫不在家,这几天她没睡好,总是很晚才睡,起来又晚。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是有一定的性需要的。       那天早上,她实在忍不住了,见屋里没人,便拉开被子,脱下小衣,露出骚答答的东西,手指伸进去,一边搅动着,一边想象着自己跟丈夫欢爱的场面。红唇张合着,不时发出甜美的呻吟。那粘乎乎的**沿着指间的缝隙缓缓溢出,林芳那细长的手指都被染得亮晶晶的。       哪知道唐吉他又回来了。往常这个时间他是正在练武的,今天不知怎么的,他感觉有点饿了,他想回来吃饭。谁知当他进屋时,却听到女人的欢乐的声音。当然听出是自己的义母,他想起从前见到的义母的肉体跟浪态,顿时全身发热。       他来到义母的门前,想将门顶出一条缝,好向里张望。在顶门时用力过大,门刷一声大大张开,唐吉跟林芳四目相对,都一下子愣住了。林芳坐在床上,正用力抠**呢。唐吉看得清楚,被迷得神魂颠倒。       林芳见儿子到了,一愣之后,忙拉过被子盖住身子,闹得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种事多羞人,羞得林芳把头低下,一看自己的奶子还露在外边呢。林芳又将被拉高。这回唐吉什么都看不到了。       唐吉也清醒过来,忙说:“妈呀,我肚子饿了,我去做吃的。”说着就去做饭去了。       吃饭时,唐吉和林芳坐到一张桌上,林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勉强吃了几口饭,才说出一句话:“刚才那事,你千万别说出去。”林芳的目光不敢看他。       唐吉用眼睛瞄着林芳的高胸,虽然它们已经被衣服挡住,但他知道那里是什么风景。那里蕴藏着无边的春色。由那里唐吉又想到林芳的下边,那里是更迷人的。       唐吉是干过白菊的,知道男女之乐。他有种想法,要是我的家伙能插在义母的穴里,不知多舒服呢。可是不行,林芳是她的父母,那样干是乱套的。虽不是亲生的,那也是**。是天地所不容的。义母的肉洞只属于义父,别的男人是没有资格进入的。       林芳凭直觉也知道唐吉的目光在干什么,要是换了平常,早就严厉斥责了,可此时她提不起那个勇气。此时她只是芳心乱跳着,象一个初恋的少女一般。       这孩子以前的身体她是熟悉的。她照顾他三四年了,对他身体的了如指掌。只是近两年她再没有看过。她不知道那孩子的小鸡鸡已长得多大了。估计不会小的,以前没发育时,跟同年的孩子比,已经算是大的了。唉,我想到哪里去了。       林芳找个借口出屋去了。唐吉望着林芳健美的身材,跟摇曳生姿的大屁股,心里一阵阵发痒。他明知道乱想是不可以,可他忍不住。他已经不只当她是母亲了,他还当她是一个可以用来取乐的美貌女人。      

狂剑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狂剑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狂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