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春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春月 已完结

春月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江南小镇的春夜细雨迷蒙,惹人陶醉。 张峰已经圆满完成他来此地的秘密任务,此刻正漫无目的地闲逛,明天他准备回省城,去视察一下他的江南分公司后,就去岭南重镇的南方分公司处理新的事务。展开

春月_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回 金枪客威震黑帮 无耻妓被迫生蛋             “哦、、、”张峰懒懒地抻了个懒腰,睁开惺松的睡眼。按了一下床头的服务铃,没有回应,就在张峰刚要发脾气的时候,外面的服务小姐推门进来了。             “啊、、、”进门的小姐看着赤身裸体的六个陪浴小姐都卷伏在地毯上、沙发上睡着了,不觉有些羞愧“给我要些早点来。”“是,先生。”             一会儿的功夫,早点送来了,无非是燕窝粥、鱼翅羹、皇包等等。小姐们也都醒来,乱哄哄地侍候着张峰、吴妍俩人用过早餐,便期待着结账了。一个个的不禁喜形于色,暗自盘算着昨晚的意外收获。             众小姐们都简单整理并穿戴齐毕后,张峰让服务小姐进来结账。“先生,你总共消费7800元。”“呦这么少我以为要1万以上呢。”张峰确实感到惊讶。小姐们也惊得吐舌头,心想这个老板真是钱多。             张峰拿出信用卡刚要交给服务小姐,吴妍拦住了,“给我看看单子。”服务小姐呈上账单,吴妍直接了当地查看特殊服务一栏,同是道中人,吴妍自然晓得账单的猫腻。“小姐,这一栏应该是零,因为我们没消费这一项。”             吴妍当然是指张峰并未奸那些侍浴小姐,所以不应付那每人300元的“特服费”。服务小姐为难地望向站成一排的侍浴小姐们。她们此时也变了脸色,为首的小姐争辩道:“我们不是不让老板做呀,他包了我们,想做什么都随他便呀,怎么能赖帐呢”             张峰不屑地拦住话头说:“算了,算了,一点小钱,何必认真给她吧。”             “不行,没有付出就不该不劳而获”吴妍因为嫉恨这些小姐,所以不想让她们占一点点便宜。             “你、、你也不过是个贱婊子,人家老板都发话了,你凭什么半路拦一杠子”             为首的侍浴小姐早就对吴妍嫉妒一宿了,此时见她刻薄如此,便也破口辱骂。             当着张峰的面说她是贱婊子,这可刺到吴妍心中最隐痛之处了。“你、、你、、”             吴妍气得脸煞白、浑身发抖,竟然说不出话来,憋了好半天,“哇、、、”地一声埋头痛哭             张峰搂着吴妍,斥责侍浴小姐,“你怎么乱讲话本来我是不计较小费的,可你竟然把我的小宝贝儿给骂哭了,我今天一分钱也不付了。”             张峰拥着吴妍起身要走,为首的侍浴小姐急了,扑上来拽住张峰,气急败坏地说:“你今天不付钱就别想走出这个包房”             张峰此时真有些生气了,放开吴妍,一把揪住浴女的头发,“啪啪”两记耳光,接着抬腿用膝盖狠狠地撞击她的部。“啊、、、”浴女一声哀嚎,被张峰甩到墙角卷曲翻滚。“臭婊子呸”张峰啐了她一下,拉起吴妍往外走。             众浴女和服务小姐们惊恐地注视着他们俩,谁也不敢再上前。             推开房门,门外一排四个大汉,穿着保安制服,森森地盯着张峰。原来,服务小姐见事不妙,偷偷按了保安警铃。             一位经理模样的男人走上前来,语气还算温和,说到:“先生,请您先付账。”             “哦,付账可以,但是你们家的小姐辱骂了我的朋友,该有个说法。”             “嗯怎么回事”经理巡视众小姐。“她、、她、、”服务小姐不知该怎样解释刚才的事。             “经理,是她先骂我,又想赖帐,我才骂她的。”挨打的小姐已经爬了起来,为自己争辩。             “哦,那你赶紧给客人道歉”经理一脸严肃。那小姐不敢违抗,不情愿地走到张峰面前,勉勉强强地做出鞠躬的姿态,嘟哝一句“对不起,请您原谅”             “先生,您看、、、”经理软中带硬,盯着张峰。“好了好了,认错就行了。”             张峰本来也不想怎样,就再次拿出信用卡。             “不行,她辱骂我,就这么简单道歉可不行,别人小费都可以给,就是不能给她。”吴妍愤恨不已,坚决要整治那浴女。             “这位小姐,你看她已经道了歉,你不要得理不饶人”经理对吴妍可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他心里知道这女人也不过是个婊子而已。             “哼我就是不给她,你敢怎么样告诉你,我老公可是开大宝马来的。             把我惹急了,我砸烂你们这里。”吴妍正在气头上,口没遮拦,虚张声势。             别说,这一句“大宝马”还真管用。经理回头看看保安,保安微微点头。             “请老板稍候,我去请示我们老总。”说完,给保安递个眼色,转身走了。             张峰见保安守住房门,便拉着吴妍回屋坐进沙发。吴妍此时看着虎视眈眈的保安,心里有些忐忑了,后悔自己刚才冒失,担心惹来祸事。因为她知道能干这样桑拿浴的老板必定有后台,十有八九是黑道人物。             不过张峰倒是泰然自若,心里还稍微有些兴奋,因为他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刺激的事了。             经理伴着一位又高又胖的男人进来了,身后四个汉子都是一身黑西服、黑墨镜、小平头,分腿站立,双手在小腹处交叉叠放。大概是跟电影里学的,标准的黑社会打手装束和姿势。             原先的四个保安也涌进屋里,并关上房门。屋里顿时充满紧张气氛。吴妍吓得靠紧张峰,不敢再说话。             “这位老板,尽管你开宝马车,但是也不能赖帐呀。”胖男人叼着雪茄,语气软中带硬。             “我原本也不想赖这几个小钱,但凡事得讲理呀。你们小姐辱骂了我的朋友,难道我还要给她小费么还有,她们没做的服务,我也要付小费么”             “不是我们不做,他包了我们,做什么都行,可他没做,也怨不得我们呀。”             挨打的小姐这回有了撑腰的后台,胆子壮了起来。             “你看,这不怨她们,是你自己不做嘛。”经理赶紧替老总说话。“哦,看来我今天是必须付帐了”“那是当然。”“那位辱骂我朋友的小婊子的小费我也得付账了”“她已经道过歉了。”经理言外之意是“那也必须付账。”             张峰依然不慌不忙,看看身旁有些颤栗的吴妍,问她:“你说骂你的那个小婊子的小费还要给么”             吴妍下意识地紧紧攥着张峰的手,极力掩饰着恐惧的目光,不敢对视张峰,更不敢看对面那一伙如狼似虎的大汉,微微口吃地嘀咕,“那、、那就给她吧、、”             “呵呵、、、”张峰看着吴妍的熊样,倍觉好玩,他要故意刺激胖老总。便笑里藏刀地说:“我要是不想付账呢”胖老总的表情变得沉沉地,咬着牙挤出一句话:“还没人敢跟我赖帐”             “哦,原来如此,那我就拿钱吧。”张峰拉开小皮包的拉链,探手进去寻。             胖老总露出轻蔑神态,经理现出得胜表情,众小姐们开始趾高气扬,唯有打手们还象泥人似地一动不动,面色冷酷。             “啪、、”一声枪响,胖老总叼着的大雪茄被子弹打碎了,身后床头上的壁灯也被打碎了。张峰手法极快,在众人都以为他在钱的瞬间,却出一把致的手枪,把雪茄和壁灯穿了个“糖葫芦”。             胖老总吓得张嘴说不出话,屋里所有人,包括吴妍,都惊呆了死寂一般。             “看我这把纯金手枪怎么样德国造。”张峰若无其事,把手里的枪向胖老总晃晃,金光耀眼。             胖老总赶紧躲避着枪口,稍稍稳了稳神,心想这个主不知什么来历,还是先让他赶紧走,以后再慢慢查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哦、、朋友、、好真好             你的枪真漂亮枪法也好”胖老总一迭声地恭维,接着说:“今天免单,我就算交个朋友。”             “哈哈哈,好,够朋友,这是一万现金,我从不赖帐,多余的就算赔你的雪茄和壁灯了。”张峰把金手枪放进皮包,却出一捆百元钞票,扔给经理。             “哦、、不必不必、、朋友要是看得起我,就免单。”胖老总见张峰行事都是道上规矩,而且开宝马、用金手枪,不是等闲之辈,既不敢得罪、又有心巴结。             “那不好,我这人不想背个赖帐的名声,钱你收好,不过那几位小姐欠我的活要补上。”“那是,那是,应该,应该。”             “麻烦你去取6个煮熟的蛋来。”张峰冲着服务小姐吩咐。众人楞呵呵不知张峰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快去呀”经理呵斥服务小姐,服务小姐这才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取蛋。             “啊,那我们也出去了,您慢慢享受”胖老总想“这个主要干那些小姐,我们在这儿也不方便呀。”“哦,不必回避,我请你们看一出好戏。”“哦哦哦,好的,好的。”胖老总只好坐定,其他人见老总没走,也便都侍立旁边,拭目以待。             “先生,蛋取来了。”“好,你们几个听好了,你们该做的活就由这几个蛋替做了。”几个小姐莫名其妙,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其实她们早已吓得筛糠了,见老总都不敢惹这金枪客,她们岂敢再放肆             “你们站好一排。”张峰开始摆布她们。侍浴小姐们赶紧在众人面前一并排垂手站立。“有劳你们俩,去帮她们把下身脱光。”张峰示意服务小姐去做。             “啊、、、”浴女们先自害臊起来。她们原本就是卖身女,其实并不在意赤裸,可现在不同:她们一排站在熟识的同事们面前,男男女女都有,这让她们太难堪了             “怎么你们也想赖帐”张峰故意用她们刚才的辞藻来讹诈她们,同时逼视胖老总。胖老总此时只想尽快送走这尊惹不起的神,尤其对这帮不知深浅的小姐们给他惹来麻烦感到心气,所以严厉地呵斥她们:“你们她妈的都给我老老实实听话,刚才你们得罪了客人,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你们谁要是服侍不周,小心老子扒了你们的皮”             小姐们吓得不敢再吱声,哆哆嗦嗦地站立着,如砧板上的,等待宰割。服务小姐这时才敢行动。面对平时天天见面的浴女们,尽管她俩也瞧不起她们,但此时此刻也倍觉尴尬,羞红着脸,也不敢正视浴女,低头走到浴女们跟前,伸手开始解剥她们的短裙。             屋里的男人们立时都放出色迷迷的眼光,盯着那一排漂亮的浴女。侍浴小姐们羞得恨不能钻进地缝。这比奸她们要羞辱万分可她们不敢有半点躲避,任凭服务小姐把她们的下体剥光。             “嘘、、、哇塞”一片靡靡之音。六个浴女上身穿着低紧身小背心,下体却白晃晃地当众赤裸,两腿不自觉地夹紧,羞愧难当,低头红脸。             “你们都转过身去。”小姐们齐齐地转身。“哇、、”一片惊呼原来,六个肥美的臀展现出靡的美景。服务小姐羞得掩面埋首。男人们却垂涎欲滴。             胖老总虽然也偶尔玩弄这些浴女,但从未如此玩弄过,胯下之物早已被刺激得顶起裤裆。其他男人们也都热涨难忍。唯有张峰镇定自若。             “你们都趴下,把屁股蹶起来,我要把你们欠的活补上。”小姐们惊讶得又羞又气。心想“这家伙怎么竟然想当众奸她们”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就连吴妍也感觉脸发烧。             可张峰总能令人意料不到,冷静地发号司令,“有劳两位服务小姐,请你们把蛋剥了皮,在她们每人的屄里放进去一个,一定要放进深处呦,否则我就放进你们那里。”             “啊、、、”众人又是一惊没人能想到张峰会演出这么一出虐戏。             服务小姐的脸羞得犹如红苹果,看着胖老总。“看我干什么按客人吩咐去做。”             胖老总既是畏惧张峰,也是兴致使然,督促服务小姐。             服务小姐相互看看,无奈,一个端起托盘,里面盛有六枚蛋;另一个拿起一枚开始剥皮。俩人蹲在浴女高蹶的肥臀后面,象是在做一件正经工作。而六个屁股却都在微微颤抖,并且都微微泛起粉红色。那是羞愧和害怕的表现。             服务小姐捻起剥好的白蛋,迟疑地抵在第一个肥臀沟里面的道口。这个屁股耸动一下。屁股的主人已经羞得泪流满面了。因为这样靡的姿态,暴露在这么多熟识的同事眼前,平日里有说有笑的服务小姐此时却在往自己的道里塞蛋,这、这让她以后如何面对这服务小姐和其他众人这侮辱实在超出这些本无多少羞耻感的妓女们的承受能力了但她们的哭泣没人看见、也没人理会。             现在的她们,不过是屋里其他人的玩具而已。谁会关心她们的委屈呢             服务小姐迟疑一下,还是慢慢把蛋塞了进去。看着白亮光滑的蛋没入道,那靡景致就连害羞的服务小姐也感觉欲火焚身,更不要说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保安、打手们了。             塞了前两个,服务小姐开始自如起来,逐个给每个肥臀的道里深深埋入蛋。塞完最后一个,还有些意犹未尽。看看没有屁股在等待了,便站起身。大概是股间分泌的汁浸透了内裤,有些难受。便随手在部抓挠了一下。却突然意识到众目睽睽,惊羞得叫了一声,便掩面躲到门旁。             众人都看在眼里,却不做声。只听张峰吩咐:“你们把蛋都生出来,否则我饶不了她。”众浴女们不知会受到什么惩罚,反正老板都怕他,我们更是惹不起他,更何况已经被他羞辱成这样了,再因为这点事没做好,再受惩罚,太不合帐了,没奈何,只好忍着巨辱,完成他的命令。             六个白嫩肥硕的屁股并排挤靠着,不时扭摆着,看得出来是在用力排挤。虽说是排挤道里的蛋,可是菊门也很自然地跟着蠕动张合。这景观可是太刺激了,就连两个服务小姐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娇喘急促,面色潮红,两腿在暗暗搓摩。             “露头了”“用力,再用点力。”“出来了,生出来了。”众人已经开始兴奋地嚷嚷起来了,紧盯着六个摇晃的屁股。“噗嗵,噗嗵”相继有肥臀生出蛋,滚落在地毯上。直至最后一个屁股也生出蛋。             “好了,咱们两不欠,我告辞了。”张峰挽起吴妍,威严地走出包房。胖老总望着张峰的背影,呆若木。

春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春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春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