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男生专区>

全部小说

  •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背靠暖阳,顾后方知

    作者:顾知漫 方銘瀚 分类:玄幻 已完结

    黑暗,眼前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阵阵han气从脚底蔓延至全身……     顾知漫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逃……     对,逃得远远的……     愣愣的望着眼前一片似乎要将她吞噬地方黑暗,顾知漫突然停下了脚步,逃?为什么要逃?她究竟想要躲避什么呢?     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     顾知漫走过去,眼前出现一座老旧的房屋,屋外,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的身旁站着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他在和她说话,但她听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两人说了没几句,小女孩儿便急匆匆的跑到大门边上的花盆下面,从左边数过来第三个花盆下拿出一把钥匙……     打开门,警察牵着小女孩进屋,白云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屋内,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进去……     一分钟的黑暗之后,屋子里的突然亮起大灯,霎时的光明让顾知漫感到眼珠一阵刺痛,她下意识的偏过头揉了揉眼睛,却见开灯后的警察没有任何动作,他整个人身体僵硬,瞳孔放大、微张大嘴,一张脸写满了惊恐……     他慢慢抬起另一只手臂,指着小女孩儿头顶上方……     顾知漫顺着他指的方向抬起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脚,脚踝的位置有一个鲜红色的圆圈,红得发黑的血从女人脚蜿蜒留下,正一滴一滴的落在地板上……     滴……滴滴……     顾知漫僵硬着抬起头,那是一个被吊在电灯上的女人,女人穿着粉色的睡衣,脖子上的勒痕很深,女人惨白着一张脸,一双圆滚滚的眼珠正盯着自己……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宁静的寝室……     顾知漫猛地从床上惊醒,毫无焦距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妈!妈!妈……”     “怎么了?!怎么了?!”     "知漫?你怎么了?"     哗啦一声,床帘被拉开,黄昭熙和叶冉跑到床边摇晃着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顾知漫。     顾知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从床上坐起来,xiōng口剧烈的起伏着,鬓边的长发被汗水打湿贴在精致惨白如纸的脸上。     “知漫,你没事儿吧?”叶冉拍了拍顾知漫的肩膀,担忧的问道。     "没……没事。”顾知漫紧紧的捏着被子,微微颤抖着摇了摇头,用几乎快要听不到

    小说详情
  • 重生农村彪悍媳
    重生农村彪悍媳

    作者:四叶荷 分类:言情 已完结

    上辈子的方萍英,因为她的不知足,她的贪慕虚荣,毫不留恋的将千般维护她的男人推向别人,最后她却凄惨潦倒的过完一生,晚景凄凉。重活一世,方萍英有很多事想做。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再次俘虏这个宠爱了她两世的男人。

    小说详情
  • 爱与性福
    爱与性福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她看了一遍,确认没错别字之后,发送了这条微博。 拿着手机,躺回了床上。 意外,其实不是今天出的,而是昨晚。 而且也不是小意外,是惊天大意外,比她失恋了还要大的意外。 她把陆与舟睡了。 李眠眠虽然对陆与舟不了解,但也知道这人在圈子里多受女孩子追捧。

    小说详情
  • 罪恶之花
    罪恶之花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第1章 偶然的话题 今天一早老伴要去买菜,跟我说孙子在睡觉叫我看着点。 我睡的正迷糊没在意,没一会儿我突然听到隔壁孙子哭,我立刻起床去老伴房间看了一下。

    小说详情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作者:巫九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大家在读书,工作,谈恋爱的时候,有没有察觉到,这个世界其实有一点不对劲?   大家有没有想过。   你喝得大醉时,送你回家的美女老师身后却拖着一条狐狸尾巴。   你同桌在和你聊天时,心里想的却是你身上哪一部分更加美味一些。   双鱼玉佩,猫老太太,这些耳熟能详的传说,或许并不是传说。   大家认为妖魔鬼怪离你很遥远的时候,或许,他们早已潜伏在你的身边。

    小说详情
  • 家族禁果
    家族禁果

    作者:佚名 分类:武侠 已完结

    “嗯,不要……” 一道微弱的声音钻了高扬的耳朵里,他心理明白,表舅打临工今晚刚回来,现在估计在隔壁跟表舅妈造小人呢。 耳边断断续续传来表舅妈那娇滴滴的声音,高扬一下子就有了反应,表舅妈杨玉萍年轻的时候长得非常漂亮,明目皓齿,身材高挑,梨花村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表舅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现在杨玉萍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但是因为没有生孩子,所以身材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多了一抹愈发浓郁的女人味。

    小说详情
  • 妖孽奶爸
    妖孽奶爸

    作者:叶辰 分类:言情 已完结

    月圆之夜,泰山之巅。 一道惊世雷霆从天而降,令得泰山方圆十里之内尽数沐浴在雷光之中,一时之间,毁天灭地,寸草不生。 “何方高人在此渡劫?” “天现异象,必有妖孽降世!” 华国当世绝巅强者相顾骇然,待得雷光散去后才敢前往泰山查探,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怅惘而归。 ……

    小说详情
  • 极度荡漾
    极度荡漾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开场词喜怒哀乐万千重,春梦一醒皆是空。 群芳争艳如烟事,劝君付诸笑谈中。

    小说详情
  • 老张的春天
    老张的春天

    作者:佚名 分类:都市 已完结

    张达明四十八岁,三年前妻子得了宫颈癌去世,医生说罪魁祸首就是他,因为他的那东西太大了,yù望又过盛,所以才导致妻子得了癌症。 三年来张达明一直都很内疚,他决定惩罚自己,下半辈子都不找女人。 张达明有一个儿子在城里上班,一年前结婚的,儿子儿媳都很孝顺,不想让他一个人在农村孤苦伶仃的过日子,所以就接他来城里,和他们一起住。

    小说详情
  • 神秘的宝库
    神秘的宝库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已完结

    孙妍今年十九了,来兽医所也有一段时间了,眼看着今天就是师父要检查她课业的日子,孙妍的心中,难免有些忐忑。 虽说师父和她父亲的关系很好,但孙妍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的话,也端不起来这碗饭。 她的家里很穷,只有父亲一人拼命挣钱养家,父亲身体还不好,她想早点儿帮父亲分担一些。

    小说详情
  • 娇妻高高在上
    娇妻高高在上

    作者:唐渐浓 分类:言情 已完结

    秦慕这辈子做的最大胆的事情就是睡了晏黎书。 然后,丢下一笔钱就跑了。 她早上刚跑,夜里就被这个男人逮到了床上。 她挣扎不了,只得委屈的说,“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呢!” 男人用力的拍着她的小pp,“哦,孩子可不会跟我玩一夜情。” 谁知小野猫翻了翻白眼,炸毛起来,“明明是两夜情!” “嗯?”男人眯起危险的凤眸……

    小说详情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作者:赵洞庭 颖儿 分类:总裁 已完结

    南宋景炎三年,雷州府侧碙州岛。 古色古香的房间,雕龙刻凤的床榻。可此时,却是有声凄厉如夜啼的哭声响起,“皇上……驾崩了!” 一众文臣武将、宫女太监顷刻间惶惶,悲啼不断。 龙床上,年仅十一岁的宋端宗赵昰形容消瘦,双眼深陷,面色青紫,已是没了气息。 床前,最受宠的贴身侍女颖儿颤颤兢兢跪着,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脸颊。 少皇帝是真正宠着她的人。 “嘶……” 而就在颖儿伤心欲绝时,床上已经气绝的宋端宗赵昰竟是忽地坐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如同诈尸。 旁边正在嚎啕痛哭的总管太监李元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似的,脖子伸得老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坐起的赵昰,尖锐的声音瞬间被卡在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再旁侧的几位太医更是如见厉鬼。 满屋子的啼哭声悄然静止,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有几位胆小的权贵已经拔腿准备向外跑去。 “诈……诈……诈……”

    小说详情
  • 纸醉金迷
    纸醉金迷

    作者:王超 岳母 分类:总裁 已完结

    王超结婚四五年了,他的老婆苏静怡很漂亮,身材也火bào,两座山峦颤巍巍的随时都要抖出来一般,每次上街只要穿稍微紧致一点的衣服,就会让无数的男人目不转睛。 若非他老婆模样比较冷艳,一般男人不敢招惹,恐怕在嫁给王超之前,就会被男人上过无数次了。 不过在王超看来,苏静怡的美貌不及她的老妈陈萍。 陈萍已经46岁,但岁月并没有对她进行摧残,看上去依然还是如此的年轻貌美,脸蛋漂亮,时时保留一种羞涩的红晕,女人味十足。 她的皮肤又白又嫩,因为生过孩子,胸和屁股更显饱满,更显得成熟迷人。 这几天陈萍因为一个人觉得孤单了,就来女儿家散散心。

    小说详情
  • 爱吃掉你
    爱吃掉你

    作者:佚名 分类:总裁 已完结

    这一直是她埋藏在心底的小秘密,打算这辈子不要告诉任何人……   今天她值日生,得在最后一堂的体育课结束后,将全班的球具归还体育室。   “阿铃,拜托你,我补习快要迟到了,球具能不能麻烦你自己去还?”另一个值日生带着一脸歉意的道。   张铃钰向来不懂怎么拒绝别人,何况对方看来那么十万火急的样子,她看着那两大箱重死人的球具,还有位在操场另一边的体育室,仍然硬着头皮道——

    小说详情
  • 秘密关系
    秘密关系

    作者:南丁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不行,别……啊,好疼。” 姜柔坐在沙发上,满脸羞红。 但是,赵康可管不了这么多,现在家里就只剩他们两个,也顾不上姜柔的反对,强行给她上药。

    小说详情
  • 妈妈闺蜜
    妈妈闺蜜

    作者:佚名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苏晴今年三十二岁,正值一个女人的最佳年龄,172的身高,修长细腻的雪腿,丰腴诱人的胸脯,虽然已经女人三十,但看上去给人的感觉,仿若才二十三四的样子。扑面而来的,是楚楚动人和暗香浮动。

    小说详情
  • 都市之全能教练
    都市之全能教练

    作者:老刘 韩萌萌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老刘这两天好像魔怔一样,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才能睡了自己班上的女学员韩萌萌。韩萌萌刚刚二十岁,身材火辣无比,胸前波涛汹涌,前凸后翘,无比火辣。 因为她目前还是在校大学生,所以在学业不是很忙的时候报名驾校,跟着老刘学车。反观已经四十五岁的老刘,因为年轻时私生活混乱,到了现在还是光棍一条。老刘当年可谓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长得帅、身体也壮,那玩意粗壮有力,不少女人都愿意跟他,每天勇哥勇哥的叫得那叫一个亲切。 风流日子过了两三年,老刘就膨胀了,只想着插胸大屁股翘的。 结果,老刘一不小心搞了一个混混的马子,对方跑来找他干了一仗,结果那家伙反被身强力壮的老刘,一锤子砸成了植物人。 老刘这一锤子,把自己送进监狱吃了二十年牢饭。 28岁进去,48岁出来,老刘在监狱里憋了二十年火,进去的时候还是帅小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叔了。 出了监狱,老刘也想找个老婆,但是他的择偶标准跟28岁时一样,只想找年轻漂亮、腿长胸大的主儿。 可是现在的漂亮女孩眼光都高了,谁愿意正眼看他穷光蛋大叔啊!

    小说详情
  • 冷少,请节制
    冷少,请节制

    作者:顾圆 冷墨辰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夜幕已深,霓虹的灯光将江城点燃,在这城市中,不知有多少男女醉生梦死,陷入繁华喧闹之中。     “先生,这是你的烈焰红唇。”     江城的夜色酒吧,顾圆将托盘中的饮料放在矮桌上,清脆的声音在这灯光闪耀声音嘈杂的环境中并不突出,她礼貌一笑,就打算走开。     “嗯,这位小姐,不如陪我们哥几个一起喝一杯,如何?”     那花色衬衫男子却是忽然伸手拦住顾圆的去路,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上下扫视着她,开口调笑邀请。     “不好意思先生,我现在正在工作中,不能喝酒,还请体谅。”     顾念身体一紧,随即微微往后一退拉开距离,很是客气的回复。     “工作?我们是这里的客人,陪我们喝酒,让我们高兴,不就是你的工作吗?若你陪得好啦,小费肯定是少不了你的,嗯。”     他再次走近几步,低头在顾念脖子上嗅了一口,脸上带着暧昧之色,看的后面坐着的人吹响了口哨。     “这位先生,你喝多了。”

    小说详情
  • 财运天降
    财运天降

    作者:陆原居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作为一个超级富二代装穷是一种什么体验?别拦着我,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小说详情
  • 我的爱低如尘埃
    我的爱低如尘埃

    作者:秦雨萱 顾余风 分类:{小说cateName} 已完结

    此时,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等着一位陌生男人临幸。     棉被之下的我一片真空,内心亦是备受煎熬,我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     忽的,房门被打开,一阵稳当的脚步声由远渐近,他似乎在床边停了片刻,我听见他脱衣服的声音,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退堂鼓。     接着,我感觉到他栖身上来,那浓重的鼻息,透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我闭紧了双眼,开始紧张的发抖,好不容易才搪塞满的理由跟借口全都飞了。     我很想推开他,很想。可是一瞬间,婆婆撕心裂肺的哀求,跟老公渴求的神色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紧咬牙关,忍下了。     因为我无从拒绝,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全程都像一条死鱼一样任他折腾,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他闯入我身体的那一瞬间,我疼的惊叫了一声,这个贴在我身上的健壮男人愣了片刻,带着几分嘲讽说“居然还是个雏儿”,继而又倾尽全力驰骋。     一场良宵,一夜不知多少次,精疲力尽后眼皮也变得相当沉重,迷迷糊糊间,我身上的被褥被那男人一把抓走,大腿一痛,我就被他从床上踢了下去,顿时睡意全无。     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我猛地转过头,正巧看到他冷若冰霜的面容,五官搭在一起有说不出的好看,一双眼眸深邃至极。     他慢悠悠的爬起来,写了一张票据丢在我脸上,“没事就走人,以后多学学其他野鸡是怎么伺候人的。”     他举手投足都弥漫着一股嘲讽,一股股耻辱感将我淹没,刺得我的心生疼,就算他把我说成野鸡,我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李牧说过,如果再得罪这个男人,那他就真的要进监狱,我怎么会甘愿他这一生有蹲过监狱的污点。     我没有接受票据,“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放过李牧。”     那人忽然笑了,看向我时让我有种他早已洞悉一切的错觉。     “李牧挪用公款几百万,你觉得你值这个价吗?一晚上而已。”     本就心乱的不知道说什么,现下被他这么一堵,我更是陷入了语塞之中。     “穿上你的衣服赶紧滚。”他的语气充满暴戾,显得烦躁至极。     我行尸走ròu般离开酒店,电梯里的镜子将我衬的无比憔悴,看着脖颈间青紫的痕迹,我更觉折磨。     是的,我跟个陌生的男人做了,即便不是我自愿,也改不了我身体出轨的事实。     要不是因为李牧犯法,婆婆又撕心裂肺的哀求我,说她是半截身子埋入土的人,不想看着亲儿子坐牢,李牧也红着眼懊悔自己只是一念之差,我就不会硬着头皮为他爬上顾余风的床。     我拖着躯壳行尸走ròu般回到家中,一进家门就闻到了热腾腾的饭菜香味,玄关处还有一双陌生女人的中跟鞋,走进厨房里,我刚好看到婆婆给袁心蕊夹菜,“来,心蕊,多吃点儿这个,以后肯定能生出个大胖儿子。”

    小说详情